“天下第一香”东莞女儿香

关于广东东莞,流传着种种美丽的传说,而其中最动人的当属“东莞女儿香”——一种产自东莞的著名香料。在东莞,有一种名叫莞香树的植物可以出产香料,即莞香;而莞香中的上品,即为“女儿香”。莞香究竟属于何种香料?莞香树只能生长在东莞吗?如何从树上采制香料呢?请让我们跟随着作者的脚步一起,到东莞去寻访,寻访百年香树、寻访千年香市、寻访关于莞香悠悠千载的传奇。选编于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撰文/朱千华在清代,莞香备受国人爱重,其珍品有“天下第一香”之称

我国用香的历史非常悠久,从现存的史料看可以一直远溯至春秋时期。历代所用的香料品类繁多,被尊为众香之首的则是树脂类香中的沉香,而东莞所产的沉香在古代更是备受国人爱重,特别是其珍品“女儿香”——“女儿香名,其种异于他处,故九州之远,京师之人,无不以为天下第一香也。”

独宜莞土,遍地沉香

由于地理环境独特,岭南自古盛产各种奇特的香草和香树。清代屈大均所著《广东新语·香语》中有言:“峤南火地,太阳之精液所发,其草木多香。”神秘的广西大瑶山中,金秀瑶族自治县所产的灵香草,长年飘香,据言其味可持续30余年;至于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“广西肉桂”、“上林八角”、“横县茉莉花”等食用香料,产量与质量均居全国之首。然而,在岭南地区所有的植物香料中,要数东莞地区出产的莞香最为珍贵和传奇。

莞香从莞香树采制而成,是一种树脂类香料。据文献记载,唐贞观年间,莞香树即被引入广东,到宋朝时在东莞地区已经广泛种植,并因此而得名。从植物分类学的角度来看,莞香树属于瑞香科沉香属乔木,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。而令人感到奇特的是,如果莞香树种植在五岭以北,就只是一种没有香味的普通木材,只有种植在五岭以南的地区才能结香,而结香品质尤以种植于东莞者为佳。明末清初的岭南书画大家张穆也发现了这一特点,他写道:“粤南称众香国,而马牙、黄熟(编者注:此为莞香的两类香品)阖出于莞。去城三十里外皆山,民以为业。树有子可种,越莞则如橘与枳矣,盖未知其独宜莞土也。”

东莞位于北回归线以南,气温较高,长夏无冬,雨量充沛,从气候条件上说非常适合植物生长。但同时,东莞的大部分地区属于黄壤和红壤等酸性沙质土壤,土质坚硬而贫瘠,一般而言只能生长灌木或杂草,而莞香树为什么却成了例外,反倒以生机勃勃的姿态在这片瘠壤上顽强生长呢?莞香树属于瑞香科沉香属乔木,又名土沉香、白木香等。在我国,野生树种主要分布于广东、广西、海南、云南、香港及澳门等地。此外,在台湾、福建和四川金沙江干热河谷等地区有部分的人工栽培(本图缺台湾数据)。2006年在东莞市清溪镇铁场发现了占地面积约1平方公里的天然莞香林,其中株龄200年左右、胸径65厘米以上的古树有2株,100年以上的大树约有100株,50年以上大树约400株,低于50年的中龄树有2000余株,小、幼树苗有1万株以上。据专家调查,证实这里是原生群落的一个分布中心。不受伤不结香,伤痛成就了莞香树生命的涅槃

采香时,香农将香结从老树上凿下或将结香的枝干直接砍下,再回去进行下一步加工。 摄影/刘在富。

在东莞采访时,我遇到了23岁的香农叶冠洲。小叶是武汉体育学院的学生,还有半年时间就毕业了,为补贴生活费用,他利用寒假来采香。小叶的家在东莞塘厦镇,他父母打工为生,家境不算太好。一次,在东莞的一个香铺里,他发现一小块莞香动辄万元,不觉心动,产生了采香助学的念头。他从头学起,拜年老的香农为师,开始了自己的采香生涯,至今已有3年。

小叶说,莞香树被香农们称为“贱生树”——因为此树性格怪异,与大多数植物喜肥的天性相反,在肥沃的土地上总是长不好,要么不结香,要么枯萎;而若是生长于肥力弱的酸性土壤中,则长势蓬勃,所产香料量多质优。小叶告诉我,现在东莞地区适宜莞香树生长的地方,那些原本荒芜的山丘,大都被承包,人工种植莞香树了。只有一些偏远的山沟里,才能寻到野生的莞香树,而与人工种植的香树相比,这些野生香树产出的莞香品质更佳,在市场上也最为珍贵。

由于莞香不断升值,野生香树越来越难找,只有险远、没人去过的地方,才可能有收获。去年,他为了找到野生莞香树,从半山腰摔了下来,庆幸的是,只受了些轻伤,别无大碍。小叶说,在荒僻阴森的山沟里寻找野生香树,只能凭着运气和经验,需要一个山头一个山头找,蚊叮虫咬、荆棘加身都是小事,只要没有遇到毒蛇就是幸运。采一趟香回来,身上的伤口比莞香树上都多。莞香树是一种乔木,高5—15米,形态优雅,枝繁叶茂,四季常绿。春夏开花,花为黄绿色,伞形花序;夏秋结果,果实呈葫芦形,成熟后果实裂开,爆出种子。绘图/余天一

小叶的讲述既让我惊叹不已,又令我非常好奇——为何他会将伤口与莞香树作比呢?

斧钺加身,异香始成

在东莞市寮步镇刘屋巷村一片人工种植的莞香林里,我找到了答案。

这片莞香林有200多亩,站立山头,香树如海,隐隐有异香随风而来。恰逢莞香开花的季节,莞香树的枝条上都挤满了簇簇淡黄色的花朵,花多呈伞状花序,每簇约有十余朵小花,星星点点,形态虽娇小,香气却幽雅怡人。小叶向我描述道,莞香开花之后,到6月中旬,莞香果开始成熟,像小葫芦一样垂挂树枝,种子熟透后,爆开,轻轻摇树,种子即沙沙落地。每年7月是播种季节,香农将香种撒于土中,长成香苗,次年即可出苗。但莞香树属直根系,不容易一次种植成活,一般需要移植两到三次形成宿根,待宿根发达后再移植到适宜的土地上种植。鬼斧神工的莞香雕刻,在香料价值的基础上又多了美学的意义

长有香结的木料,可以随形雕刻,让香脂自然嵌于白木之中,形成如山水、如植物、如飞禽走兽、如各式人物等的造型,其形状千变成化,惟妙惟肖。如此木雕除了香料价值之外,更多了一层美学意义,是收藏界的珍品。

但仅仅这样,莞香树是不会结香的。香农之所以说莞香树是“贱生树”,除了它喜欢生长在贫瘠的山地外,更因为在它的生长过程中,需要“受虐”方能结香。自然生长的莞香树“有香者百无一二”,只有被虫蚁或病腐、风断、风倒及雷击,造成树干受伤、腐朽或枯死,才可能结香。而人工生产莞香,也必须在树身上施以刀斧,方能取得香结。

在莞香林中,我看到有香农正在莞香树上“开香门”,具体做法为:选择树龄在七八年以上、树干直径在20厘米左右的莞香树,在距离地面1米左右的树干上,锯一伤口,深度可达树干粗的1/4—1/3,宽约 3—4 厘米,然后用凿子凿成“匚”状,约8个月到1年后,从伤口处香脂开始分泌积累,年复一年,越积越大,状若树瘿,此即香结。此外,据小叶介绍还有“砍伤法”、“凿洞法”、“打钉法”、“火烙法”……一刀一刻精心钩铲,理香不仅仅是技术也是艺术

香结从莞香树身上取下来之后,需要进行一项特殊的工序——理香,即用弯刀(右)、锄刀、钩刀(下 摄影/刘在富)等专用工具,铲除香脂表层多余的白木层。铲除白木层时一定要非常细致,一刀一刻精心钩铲,只有这样慢工出细活,才不会破坏香脂。

种种方法,如果用现代科学的观点加以解释,则可以被统一描述如下:通过人工在香树上制造伤口,使真菌得以侵入寄生,在真菌酶的作用下,香树木质部薄壁细胞内贮存的淀粉发生了一系列变化,最终形成香脂。

莞香树的一生,注定是悲剧,只有不断地饱受刀斧砍伐之苦,才能完成它的生命涅槃。有人说莞香是植物中的钻石,很形象,钻石从原石到熠熠生辉亦要经过无数的切割琢磨。

女儿香·香胆·奇楠香

采下的香结依照品质优劣可分四等:最低品级为白木香,此为香门初开,第一次凿采,香味青涩,清淡;第二年、第三年从旧的香口凿出的香结,名莲头香,此种香块略有木质花纹,少油质,价格比白木香略高;再高一级的,产于老香树的树身,油脂丰富,入水即沉,即为我们常说的沉香;最高品质的莞香,名为牙香,凿自多年开采的老香树,香农精心地将其凿成一条条马牙形,如手指大小。放大40倍镜头下的极品莞香,油润欲滴光泽夺目

产于莞香老香树树身的香脂,油脂含量非常高,是莞香中的极品。其硬如铁,滑如脂,色如金,重如玉,在放大40倍的镜头中看,光泽油润,富于质感。摄影/张超

牙香是莞香中的精品,在古代,因其小而香,一些香农之女偷藏怀中,以换取脂粉绸布。每从怀中拿出牙香时,则香气满堂,久之,亦称牙香为“女儿香”。

香结,特别是沉香从莞香树身上取下来之后,还需要进行一项特殊的工序,名“理香”。理香需用专用工具,有钩刀、锄刀、弯刀等,目的就是铲除香结表层多余的部分,这部分称为白木层。沉香的香味,主要是由沉香油脂挥发而生,含油量是决定沉香等级的主要标准之一,含油量越高,香油挥发的时间越长,香气越久远。如果香脂表面有白木层覆盖,则香脂无法挥发,必须铲除。

铲除白木层,需要精心操刀。用力过了,里面的沉香会受到损失,力道不够,则香脂无法显露。理香时,人们一手拿钩刀,一手拿香结,一刀一刀细细钩铲,直到露出一些黑色的油点,那就是最纯正的沉香了:其硬如铁,滑如脂,色如金,重如玉,沉水而不溶。钩铲下来的白木屑,因其与沉香互为表里,亦带有香气,这样的白木屑,称为沉香屑。

由于来之不易,自古以来,莞香价格一直居高不下。

民国期间,质地一般的莞香,每斤能卖4块大洋,而品质上好的莞香,每斤可卖20块大洋。现在呢,沉香的价格由于质量不同,分出的价位也不一样。但不管是哪一种价格,都是以克来计算了。市场上有句俗语:“红木论吨卖,黄梨木论斤卖,沉香则是论克卖。”就连生长莞香的白木,现在也身价倍增,由它制成的家具用品,在市场上几百万上千万元身价的并不鲜见。

目前,沉香的价格达到每克一万五千元,即使在经济环境不理想的情况下,它的价格仍在上涨。这是因为,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,其特殊的香味还无法进行人工合成,所以十分珍贵。在东莞寮步镇采访时,我遇到了沉香专家尹丰田老师。聊天中,我们谈到一个传说已久的话题。我问:“您见过‘香胆’吗?”尹老师说,也只是听说,从未见过——那是莞香中的精灵,老辈人说,百年才得一见。据说,在2001年11月,大岭山镇的鸡翅岭村,当地著名的香农汤焕洪,在一棵百年老香树上,凿出一个黑褐色的圆球,大小若乒乓球,轰动四野。那就是传说中的香胆,是莞香极品,由于主人秘不示人,也就无缘知晓其具体情况了。

也许是为了弥补我的遗憾,尹老师很谨慎地从怀中掏出一香包,小心翼翼地取出一香盒,递给我说,这也是传说中的珍品,叫奇楠香。

关于奇楠香,我亦听到不少传说。奇楠是香中之王,其价“一片万金”,世人有言“今生得闻奇楠香,三世修得善因果”。尹老师告诉我,奇楠香采自深山老树,它的形成很是传奇:生出香结的树木,在其生命渐渐枯朽之际,被蚂蚁或者野蜂等昆虫,在树上结穴,昆虫所产石蜜,遗渍在香脂中,日久两相濡染,遂成奇香。《广东新语》中这样记载:“乘月探寻,有香气透林而起,以草记之,或有蚁封高二三尺,挖之必得油速、迦楠(编者注:即奇楠)之类。”

千年香市,万里飘香

谈到品香,尹老师告诉我,中国古时候有沉、檀、龙、麝四大香料,其中“沉”指的就是众香之首的沉香。沉香并不特指某种香料,而是一类树脂类香料的统称,能形成沉香的香树种类很多,从植物学角度来讲,至少有4大类:产于美洲和欧洲的橄榄科和樟科,产于台湾等地的大戟科,产于东南亚的瑞香科。瑞香科中又分为产于中南半岛的蜜香树(Aquilaria agallocha);产于马来西亚、印度尼西亚的鹰木香树(A.crassna);产于海南、广东等地的沉香树(A.sinensis),莞香树即为沉香树的一种,它的另一个名字就叫土沉香。盖有人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从其名臆测,以为其香结乃香木沉于土而成,谬矣。

尹老师说,因为香树木质松软,容易吸收周围环境中空气、土壤和水的气味,变成树干中的本味,所以各地所产的沉香其味各有区别。沉香可按辛、甘、酸、咸、苦五种味来分。气候炎热的印度、马来西亚、越南、印尼等地所产沉香,初香柔滑、层次多,但含羊臊味,偏酸;海南所产的沉香,爆发力强,但尾香燥火大,偏苦;其他近海之地,如湛江、茂名等,只吹咸风(海风),少有淡风,所产之香,味偏甘甜而带燥;再往北如惠东、惠阳等地,气候偏冷,所产之香偏辣。而东莞,因气候温和,既有海上吹来的咸风,又有珠江口吹来的淡风,咸淡空气混合回旋,所以产出香品质量极佳,燃烧时烟少、飘远性强且清香甜润。我于品香知之甚少,尹老师所言各地所产沉香的差异亦不曾感知,但在古代,莞香备受推崇却是有据可查。据成书于明代的鸡翅岭村汤氏族谱记载:“(东莞)女儿香名,其种异于他处,故九州之远,京师之人,无不以为天下第一香也。”以前论斤买,现在论克卖,10年来莞香价格翻了50倍

上世纪50、60年代莞香树在东莞几近绝迹,近十几年才逐步复兴。在90年代,每逢莞香圩日,牙香街上又开始挤满了香农。而近年来沉香热不断升温,莞香价格也不断上涨。10年前,白香木价格为一两元一斤,而如今涨到三四十元一斤。优质上等的莞香,价格更是翻了50倍以上。极品的天然莞香,动辄身价就在百万元以上。被人为致伤生产的莞香,大多价格也在每克几百甚至上千元人民币。摄影/刘松泰

在明代,莞香是闻名全国的朝廷贡品。当时东莞已逐步形成莞香采制、加工、交易一条龙的完整经济链。大岭山镇大沙村、大朗镇、寮步镇等为主要集散地。其中,寮步镇的香市与广州花市、廉州珠市、罗浮药市一起,被誉为广东四大名市。

寮步镇地处东莞丘陵地带,靠在寒溪河边,水运交通十分发达。据记载,寮步香品交易始于宋朝,到明朝时达到鼎盛,形成13条专业街,其中牙香街是当时莞香的主要集市。每逢农历一、四、七赶集的日子,整条牙香街挤满了卖莞香的香农。香农们往往边卖香边用香炉焚烧,以此来吸引顾客。牙香街因此终日人声鼎沸,长年香雾缭绕,成为名副其实的香街。屈大均在《广东新语》中记载了莞香全盛时商贸之情形:“当莞香盛时,岁售逾数万金……故莞人多以香起家。”

彼时的寒溪河上商船南来北往,码头上空亦飘洒着浓浓的莞香气息。那些外地的香贩们将货物从牙香街运至寒溪河的码头,除了销往大江南北,更多的香料通过寒溪河的水路远销外洋。香贩在寮步码头将莞香装船,首先运到入海处的一个港口,然后转销江南或海外。久而久之,港口周围芳香四溢,从此,这个港口有了一个诗意的名字:香港。收藏界的新宠,屡屡拍出天价

作为近几年收藏界的新宠,拍卖会上,沉香的身影经常出现。一些清代的沉香制品,屡屡拍出出人意料的天价。因为莞香被皇家所珍爱,清代的沉香制品中,莞香所用最多。清乾隆年间的奇楠香手串,由十八颗打磨成珠的奇楠香组成,在2014年春季被拍卖,当时的预估价为65万—75万,最终以126.5万成交(上)。清沉香木雕梅花笔筒,用沉香木料随形雕成,高15.5厘米,选料硕大,造型雅致,刀法娴熟,且带有浓郁的文人气息,2012年拍卖时估价为90万—120万(下)。

到了清初,由于皇室对莞香的偏爱,导致地方官员大肆索取,“大索不获,至杖杀里役数人,一时艺香家尽髡其树以去,是尤物为祸亦不细矣”(《东莞县志》)。香农们不堪官吏追索,纷纷砍掉香树,烧毁香林,然后全家背井离乡逃往外地。最终,“莞香至雍正初,盖一跌不复振也”。但至此莞香并未绝迹。直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因为滥砍滥伐和毁林种粮,特别是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因被视为封建糟粕而被大量砍去、禁止种植,东莞地区的莞香树所剩无几,濒临灭绝。东莞乃至中国的香文化至此几乎失传。以至如今,谈到沉香,世人多以越南沉香、海南沉香为佳。直到最近十几年来,东莞才又重新开始大面积种植莞香。

2015年2月8日,我来到寮步古镇。这里至今保留着众多与香有关的地名,如牙香街、大香园、香塘、龙香古庙、香园村、白牙香等……其中种种有因种香而得名,有因制香而得名,有因仓储香料而得名。

当我置身久负盛名的牙香街时,立刻被弥散在空气中的香气所包围。古街游人不多,不时可以听到悠扬的古琴声从巷道深处缓缓飘出。古老的牙香街还在,古码头还在,一潭碧水清澈荡漾,昔日的繁华已化成满天烟云。清宫档案中进贡莞香的记录

如果有机会翻阅故宫博物院那琳琅满目的藏品清单,你会发现在香料一栏有一个频频出现的名词——莞香。莞香从明代时始重于世,到清代更是盛行。因深受皇家喜爱,不仅被指定为广东地区的例贡,每年由地方官采办解送至京,在元旦、冬至、万寿节等重大节日时广东官员也通常会进贡一定数量的莞香。此表为康熙至雍正年间,部分档案所见广东地方官员进贡莞香数量。

香道在民间

早年读故乡才子明末清初的冒辟疆所著《影梅庵忆语》,如痴如醉。尤其是冒公子回忆与董小宛于房中点燃莞香时的浪漫情景,那况味令人销魂:袅袅莞香中,仿佛有半开的梅花馥郁,又仿佛荷花鹅梨的甜蜜,静静地渗入鼻息。后来他又写道:“东莞以女儿香为绝品。盖土人拣香,皆用少女。女子先藏最佳大块,暗易油粉。好事者复从油粉担中易出。余曾得数块于汪友处,姬最珍之。”

这是一个没落文人追忆爱人的深情文字,从侧面也可以看出,这对浪漫情侣对于来自遥远岭南莞香的喜爱与赞美。

自古以来,香文化在人类历史进程中可谓无孔不入,它涵括宗教、医学、园艺、文学、艺术等领域。袅袅香气既能诉诸感官,也能触动心灵。香文化的出现,可以说是人类与自然之间的亲密幽会。满山披绿,遍植莞香

东莞在明代以前已广泛种植莞香。在当时的鸡翅岭、龙岗、马蹄岗、金桔、大沙、梅林、百花洞等村落,漫山遍野都种植着莞香。解放后的二三十年里,莞香树由于种种原因而遭滥砍滥伐,濒临绝迹。近年来,随着莞香热升温,东莞地区原本荒芜的山岭纷纷被人承包,重新开始种植莞香树。摄影/刘在富

在寮步镇的一家香铺里,我第一次享受了香道的神秘气息。表演者叫温海玲,一个20多岁的姑娘。她的言语不多,只用双手,不断操作各种道具。我惊讶于香道道具的丰富,还有温小姐行云流水般的手势,我认为那简直是一幕轻盈流水般的舞蹈。她轻摇玉掌,一缕轻烟若有若无,在我面前缭绕,经久不散。品香时,温小姐以左手持炉底,香炉一脚朝外,右手半掩炉面,双臂展平,低眉将鼻靠近香炉,缓缓吸气品香。

我香道浅,尚不能品出莞香之高低。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沉迷在那一缕莞香里。我从不认为那就是香道,因为我仿佛进入了一个阳光晴朗的世界,眼前长出一片郁郁葱葱的莞香树,香花盛开,蝴蝶翩舞,草木茂盛,溪水潺潺。我甚至认为,香就是一种自然魔法,让灵魂回归。

我忽然又想到《广东新语》中的描写:“香木如树兰而丛密,行人每折枝代伞,谓之香阴。”一个山野女子,在莞香林行走,烈日晒不着她,可她却执意折下莞香树枝,像伞一样遮于头上。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,让人觉得,这世间本来就是无边无际的山川草木和清风明月,香阴无处不在。

地理君本文选编于《中国国家地理》2015年04月刊,撰文/朱千华 。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就请转发到朋友圈吧!

东莞长安省一级幼儿园

幼儿园名称:东莞市长安镇中心幼儿园

幼儿园名称:东莞市长安镇乌沙幼儿园

幼儿园名称:东莞市长安镇第二幼儿园


东莞其他地区省一级幼儿园


幼儿园名称:东莞市寮步镇香市幼儿园

幼儿园名称:东莞市虎门镇大宁幼儿园

幼儿园名称:东莞市大岭山镇中心幼儿园

幼儿园名称:东莞市大朗镇中心幼儿园

幼儿园名称:东莞市樟木头镇蓓蕾幼儿园

幼儿园名称:东莞市塘厦镇中心幼儿园


本文为妈妈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,并链接回www.mama.cn,违者必究!